附录二:
史百克弟兄有关“地方立场”的谈话记录
(徐尔健弟兄编译、整理)

  史百克弟兄(T.Austin Sparks,1885-1971),英国人,是廿世纪神重用的、杰出的忠仆。他虔读、刻苦钻研圣经,又得到许多同时代主内忠心的长者和同工的帮助与交通(诸如:宾路易师母Mrs.Jessie Penn-Lewis、慕安德烈Andrew Murry、坎伯摩根Campbell Morgan等)。同时,神又借着十字架和苦难造就他,使他成为本世纪最明亮、最认识神的弟兄之一。1933年前后,史百克弟兄的著作及杂志就开始被倪柝声弟兄介绍到中国来。1939年,倪弟兄曾有一个时期在伦敦和史弟兄有很亲密的交通。倪弟兄遇到不能解决的属灵实际问题时,就会寻求史弟兄的交通。史百克弟兄有许多作品已被译成中文,例如:《属天道路的先锋》、《先知的职事》、《恢复神儿子丰满的见证》、《属灵的首领》、《神对人失职的反应》等等,影响极为深远。

  最近一年多,我有幸参加徐尔健弟兄带领的史百克著作学习班,意外高兴地见到史弟兄对倪柝声弟兄和李常受弟兄所强调多年的“地方立场”的批判及其根源的阐述,进一步印证和加强了我前述有关“一地一会”和“地方立场”的亮光。兹转载于下。----恩

教会“地方立场”教训之由来

  1962年4月12日,主仆史百克(T.Austin Sparks)弟兄给主仆缪绍训和吴仁杰二位弟兄(注:菲律宾年长同工)之覆信,其中有言:“……你们知道吗?这个‘地方立场’之教训乃是所谓闭关弟兄会那班人所确定、拘守之教训、论旨和见地。这教训首先是那些闭关弟兄会领头人带到上海的,有意掠夺捕获倪柝声弟兄之整个事工,但倪弟兄断然拒绝正式成为他们团体的一部分。然而这个‘地方立场’之教训却被倪弟兄采用,并且继续实行,直到今日。当我1955年和1957年去马尼拉和香港的时候,我很遗憾地看见:两处的聚会所都有英国闭关弟兄会的书在销售。我担忧这件事(他们错误地强调地方立场,以致视其为不可改变的真理,犹如耶稣是神的儿子这个真理一样),必然一面影响你们变为闭关、独占、排外,另一面诱导你们离异不和,甚至分争、分裂。最近的去年,在他们中间发生了一次最大的分裂。他们整个教会的教训就是根据这个地方立场之律法。李常受弟兄是今日远东对这教训最强烈的一位解释者。我爱李弟兄,并要尽一切可能避免与他分离。我们大家必须坚决反对并阻止分裂,但我们的立场必须是:神全体子民的基督(而不是地方……)。”

  史百克弟兄1962年访问了马尼拉,和弟兄姊妹有很好的交通。在场的还有在该处服事了十多年的主仆顾弟兄(C.R.Golswothy)。从史弟兄的谈话交通中,得知有关倪弟兄在伦敦的一些历史事实。

  约1933年,倪弟兄接受英国(闭关弟兄会)弟兄们邀请,首次赴伦敦相交,看见他们在许多方面确实被主使用。但其中有一所谓“教会的真理”(即地方立场,或一地一会之固定律法)乃是错误并导致分裂的。当时倪弟兄亮光不够,遂接受这教训,而且后来在远东实行。(此乃神特许,为要叫今日信徒确知并证明,该教训本身是产生分裂的。)倪弟兄初到伦敦时,每星期六都访问不同的基督徒团体或领袖。有一次,他访问史百克弟兄。他发现史弟兄不仅对圣经有亮光,并且他这个人属灵(意即他甘心时时认真顺服圣灵的引导和管训;亦即时时学习经历钉十字架而舍己、让基督居首位),所以每星期六他都访问史弟兄。后来弟兄会的人发现他在史弟兄那里寻求交通,他们就对倪弟兄见外、不喜悦。倪弟兄遂经美国返回上海。

  约1939年,倪弟兄第二次赴伦敦,此次他一直住在史弟兄处的接待所,有一年多之久。《基督徒的正常生活》(‘Normal Christian Life’)这本书的内容,就是那时候多次交通之信息资料,由史弟兄大女婿金弥尔医师(Dr.Angus I. Kinnear)编着。该年倪弟兄也亲手编写了一本英文的《工作的再思》(‘Rethinking of Our Mission’)。写完后,交给史弟兄一阅。史弟兄说:“Very clever!(很聪慧巧妙)”,遂在史弟兄的文字印刷处出版。史弟兄早已知道该书所说的教会“地方立场”乃是由“闭关弟兄会”而来。如果对这教训和作法不坚持、不强调、不把它当作固定的“真理”,仅仅是跟随圣灵所采用之一种作法(有时是圣灵曾使用的作法,有时是圣灵全新的作法),随时都可调整,则这一种作法不会伤害“基督和他的身体”。否则,这种作法和教训必定变成“分裂基督身体”的道理和原因了!

  不仅这个“地方立场”的律法会变成“分裂基督身体”的道理和原因;任何圣经的“事物”(例如强调受浸、按手、蒙头、擘饼、洗脚、方言、长老、执事、使徒、先知、牧师、甚至解经……为必须按某种榜样实行之律法),都会变成“分裂基督身体”的道理和原因!只有各处基督徒的聚集或教会之核心信徒,将圣经中的“事物”都由浅入深地表现出“活的基督”,而跟随圣灵共同引导,采取某种作法或样式者,才是真实建造基督身体的。虽然各处圣徒(或教会)的作法、实行各有不同,但他们都是受“天上人子”的管治和统领,在各处各地实际地表现“属灵的宇宙教会”“羔羊的新妇”!

  上面所提之圣经许多“事物”,当年都被圣灵使用,但其目的乃是专一为着“表现一位活的基督”而有的各方面之属灵、属天意义。例如,受浸主要乃是指明在生活行动上的属灵意义,即由浅入深实际经历与基督同死、同葬、同复活并同坐在天上,而表现这位活的基督!不仅是一地的,并且是各地的。至于受浸这件“事物”的样式和作法乃是次要的,是各处教会核心兄姊受圣灵共同引导而暂时采用的。一地圣灵的引导不能否决另一地之圣灵的引导。否则,变成人组织的宗派或公会了。其它的“事物”也都有主要属灵属天之意义,以表现这位活的基督。至于“事物”本身的作法、样式都是次要的,并且是各处核心兄姊受圣灵引导而产生的。

  1947年编者在上海交通大学第一次与倪弟兄交通,首先提出一个问题:“如果有主的仆人在其他基督徒的团体中,被神兴起来,给我们看见圣经里更高的亮光,我们接受不接受?”倪弟兄思想了一下,回答说:“神没有赐我们所有的亮光!当然接受。”编者深信倪弟兄于1951和1952年间,以及后来20年在监牢中,对“地方立场”之教训,已完全转变。由他写的诗歌和遗言,就可证明。

有关“地方立场”的一席历史性谈话

  一位年长传道人(史百克弟兄----恩注)曾经得着神儿子的启示,并且真正看见神的永远目的,不是要在地上建立什么基督教暂时的事业、企业、或所谓属灵的工作,乃是要在各民各族各方各国中,得着一班属灵属天、被模成神儿子模样的人,在永世国度中事奉他,与他同掌权!(参罗8:28-29;来2:5;启22:3-5)。史弟兄甘心乐意一生在地上接受神的特别管训、构造和组成。虽然他经历上千上万火炼的试验和苦难,但他自卑,默默无声地服在神大能的手下,其属灵生命一直增长,达到成熟,犹如火炼之精金,压过的钻石。他被兴起不是为着建立自己的什么基督教宗派,或分割的团体,乃是神手中的一个工具,一个执事,一个器皿,来服事供应末时整个基督的身体的。犹如保罗末了年日,专一用属天属灵的启示和亮光,来服事、供应整个基督的身体一样----将神的国(神掌权管训)和主耶稣基督(耶稣受膏作王)的事教导人!(徒28:30-31)。

  另一位中年传道人(李弟兄----恩注),素来就是以基督教广大事工为目标和目的,不是以“活着就是基督”(受膏者)为目标和目的,所以他不接受神的管训、构造和组成。他作传道的功夫完全凭自己天然的力量、才干、手腕、组织,按照圣经榜样,来推行基督教分门别类之闭关宗派事工,特别牢笼青年人拒读属灵人之书报,拒听其他神仆人所传的信息,为要在世界彰显自己的名声、能干、富有、伟大、成功……!末了,青年人属灵生命增长,又蒙圣灵开窍,结果都纷纷离开了!这实在是悲惨的事,但神许可,为要借此作为各处信徒领袖之鉴戒!这位中年传道人和其同仁,常有祷告,甚至禁食祷告,但他们的祷告乃是事工的祷告,不是祷告的事工!所谓事工的祷告就是在祷告背后,受到布道事工、信徒建造事工、圣经研讨事工等等的催迫而有的祷告。这种祷告的根源都是出乎人,是人急于推行或完成基督徒事工而产生的!所谓祷告的事工完全是不同的!它乃是人深深自卑,一无所有地来到神的施恩座前,专一寻求神的光照、指引,摸着了圣灵敏锐的感觉,顺着圣灵而有的祷告!这种祷告有时虽然是多方面的,但其根源是出于神,是圣灵发起、圣灵继续、圣灵成全的,而其最终的目标,都是促使各处神的百姓天天学习并实际经历“活着就是基督”!经上说,神的殿(家)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(家)(可11:17;另译“My house shall be called a house of prayer for all the nations.”),意即神的殿(家)首要的不是为讲道的殿,不是为推行基督徒事工的殿,更不是为建造自己宗派的殿,乃是为万民(各民各族各方各国)祷告的殿!只有那些天天学习“主必兴旺(增加),我必衰微(减少)”的基督徒,才能真正进入这种祷告的事工!

  一日,这两位传道人被邀相会,特别谈到教会问题。该中年传道人(李弟兄)开门见山,首先发问:某城市有五个不同的基督徒团体,哪一个团体是教会?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停了一会,灵里摸着主的意思,回答说:如果那五个不同的基督徒团体里的信徒都是真实蒙圣灵重生得救的,就都是教会!所不同的,就是他们里面基督增长的成份有多有少。因为教会是以基督为衡量的(The Church is measured by Christ)!他们是教会,但他们不一定明白教会的丰满意义!当时与会的都是坚持闭关弟兄会一百多年来的教训“一地一会”的,而且认为自己的团体才是该城惟一的教会,别的团体都是宗派,都是肉体的行为(加5:20“异端”应译为“宗派”)!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发现与会者气色有异,立刻追问:你们说教会的立场或根基是何意义?(What do you mean by “Church ground?”)该中年传道人(李弟兄)说,按圣经预表,以色列人被掳到巴比伦,在巴比伦不能建造圣殿,在亚拉伯的旷野也不能建造圣殿,必须回到耶路撒冷圣殿原来的根基上建造圣殿!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应声说,是的!何谓耶路撒冷圣殿的原来的根基呢?该中年传道人(李弟兄)说,由新约圣经使徒行传可知,当初圣灵开头建立教会时,都是“一地一会”的,所以耶路撒冷圣殿原来的根基就是“一城一教会”的真理!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立刻明白,这乃是闭关弟兄会的教训,而这教训之本身会产生无尽之分裂的!随即回答说:这是你们的解释(This is your interpretation)!据我看,圣殿原来的根基乃是“基督自己”(Christ Himself)!该中年传道人(李弟兄)接着强调说,我们所说“一地一会”乃指“一地一个合一的教会”!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说,既然说到合一,那就更是指着基督自己的了!因为只有基督自己才能带进真正的合一,别的事物,如地方、城市、作法、教训、道理……,都不能带进教会真正的合一!基督自己不仅能带进地方上教会(众信徒)的合一,并且能带进普世教会(众信徒)的合一!又说,你们受圣灵引导,采用圣经中某些作法,原则上也是可以的,但不要“说”!意即不要说:“这是唯一的真理,不可改变的真理!凡不如此行的,就不是建立在教会真实的根基(立场)上,而是建造在宗派的根基(立场)上的!”谈到这里,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说,这样的聚会我们不要再继续下去了,于是停了下来,宣布散会。后来发生许多分裂、羞辱主名的事!有人要出来打抱不平,该年长传道人(史弟兄)说,“主在宝座上,无需为我争战! (The Lord is on the throne! There is no need to fight for me!)

  这件事说明满受圣灵膏的人,都是一直看见“主在宝座上”的人,意即不论遭遇什么样的苦难、试炼或环境,灵里的 眼睛都是时时注视主在宝座上管治、调派、准许一切,并且全人甘心乐意地自卑、虚己,不注视人、事、物,专一注视主,并向 主俯伏敬拜!经上说到先知以赛亚就是如此!他因为看见“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”(参约12:41;赛6:1-5),他的生活和事奉完全转变 。他不信靠人,又舍弃自己:“祸哉!我灭亡了。”他专一注视主,“主的荣光充满全地!”(原文:“全地的丰满乃是他的荣耀!The fulness of the whole earth is His glory!”)以前,青年先知以赛亚最少有25年是在乌西亚王的阴影下,看见这王蒙神赐福,亨通、强盛、名传远方,……实在令人醉心、着迷、依恋、颠倒,先知自己也满了幻想。但末了,王因得了非常的帮助,甚是强盛,就心高气傲,行事邪僻,干犯神,进殿烧香。虽有大祭司和八十位祭司用严厉言词劝阻、警告,……但他发怒,认为自己能、自己行、自己够、自己是,先是僭越假装(assume),后是臆断擅行(presume),结果被神击打,长大麻疯,直到死日(参代下26章)。此时,先知以赛亚的心情必是英雄败落,王子扑倒,幻想破灭,希望瓦解!但蒙神的怜悯,他看见“主高高坐在宝座上,”得着了拯救!今日看见信徒领袖、有名传道人,开头蒙神赐福,有光荣历史,事工扩大,名声四扬……,不知不觉自满自傲,并借着神所赐祝福、地位、名声……作交易、作买卖,从中取利,结果败落、悲惨、羞辱主名。我们的心何等伤痛!以至问说:这样谁能向前呢?一切似堕落坑底,黑影笼罩,……当初我们以为那些完全可信托、可依赖的人,到末了都不是!这是父神的管训!要我们确认人都是易碎的瓦器,若不抛锚在天上、在主自己身上,一切必瓦解倾覆!因为只有看见了“主在宝座上”才是我们的拯救!一切真实看见了“主在宝座上”的人都是完全没有抱怨、不平、不安、自傲、猜忌等等光景的!如保罗所说:“用平安福音的预备当作鞋穿在脚上”(弗6:15另译:“And having shod your feet with the preparation of the glad tidings of peace!”)。随事随处都是向神平安和谐,向人平安和谐,向万有也平安和谐(Peace with God,peace with man,peace with everything!)!这实在是福音,是好的消息!彼得在五旬节首次的信息中说,“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,他在我右边,叫我不至摇动,所以我心里欢喜,我的灵快乐,并且我的肉身要安居在指望中,……你已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,叫我见你的面得着满足的快乐”(徒2:25-26,28)。这些经文中的经历都是说明“在灵和真里”敬拜神、事奉神!也都是说明那些“活着就是基督”的人所表现的真实见证:主常在我眼前,我心欢喜,我灵快乐,我肉身安居在指望中。生命的道路就是我见你(主)的面得着满足快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