附录一:
关于“一地一会”和“地方立场”的问题

  在此顺便简略提一下三十年代倪柝声弟兄(他已于1972年安息主怀)倡导的“地方教会”。 倪弟兄是一位过目不忘、聪明绝顶、杰出的圣经学者。他将马丁路得以来圣经真理的恢复, 介绍给中国信徒。在这方面,至今无人能出其右。他对圣经的研究深度,在中国信徒中恐也 无人能及。我是地方教会土生土长的典型的弟兄。先父俞成华是上海基督徒聚会处的资深长 老、倪弟兄几十年的同工。我十六岁(1942年)受浸,受浸前后常聆听倪弟兄讲道。1948年参 加过福州鼓岭执事之家的同工造就聚会。从小以“地方教会”成员为荣、为骄傲,但自从开 始在大学里布道,就逐渐发现其中的问题。可是由于那时年长的弟兄特别强调“你们年幼的 也要顺服年长的”,忽视众人“都要以谦卑束腰,彼此顺服”(彼前5:5),因而当时不敢出 线。(其实,原则问题应严肃对待。)到了如今廿世纪末,经过五十余年的实践,历史越过越 明显地证明:在教会外表早已分成千百个派别的今天,倪弟兄坚持要像使徒时代那样,在外 表形式上实行“一地一会”是不可能的,也是错误的。

  近四十余年来,我越过越清楚地认定:一切真正重生、常在同一赐恩座前“得怜悯、蒙恩 惠”的人,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把别的肢体从赐恩座前推开。各人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礼拜,可 以有不同的领受或亮光,甚至(在你我看来)由于缺少亮光而有一些明显的错误与软弱,但在 心灵深处不应有间隔,都可以彼此接纳、交通分享、一同兴旺福音。同时允许别人持守他在 主面前所领受的(哪怕在你看来是明显的错误但不包括异端)。我们要学习以基督的胸怀,彼 此接纳同为主宝血所买赎的人(罗14:1;15:7)。这就是今天所能实行的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 而为一的心”(弗4:3,原文作“在和平的连结里持守圣灵的‘一’”)。大陆不少圣徒在试炼 逼迫中,在监牢和劳改营里,都遇见过其他基督徒团体和在天主教内的弟兄姊妹,他们也有 的向主忠心,表现得很刚强。当然我们不接受天主教内许多违背圣经的罪以及天主教这个制 度,但若藐视其中真重生、同在“一”里的肢体(弗4:4-6有七个“一”:一个身体、一位圣 灵、一个指望、一主、一信、一洗、一神……),要把他们从“一”里推出去,绝不是神所 喜悦的,那只是属肉体、骄傲的表现。任何以为自己比别人强的心态,都应当定罪,都是宗 派的灵的苗子。

  所谓“一地一会”和“地方立场”是1938年前后倪弟兄在中国首先倡导的。那时倪弟兄曾 去欧洲,向欧洲教会介绍此一实施,却始终没有被(包括主仆史百克T.A.Sparks弟兄在内的) 欧洲教会所接受。他们认为“一地一会”“只是圣经里一种可能的推论而已,并没有别的根 据”(参<中流砥柱>,金弥尔著,戴致进译,第141页)。我们知道,当时欧洲众教会,尤其是 弟兄会的圣经真理认识水平,普遍比当时一般中国教会要高许多,不容易被误导。有几位老 同工曾先后分别告诉过我:1957年史百克弟兄第二次去台北聚会所时,在几次与约十多位负 责同工长老谈话中,他们问他(以下是意):“一个地方有多个教会(或聚会)时,哪一个教会 才是合神心意的?”他回答说:“哪一个教会基督的身量或地位多,就更合神的心意;哪一 个教会基督的身量或地位少,就少合神的心意。”我想这是合乎圣经、容易被众圣徒接受的。

  《工作的再思》一书是倪弟兄写的。他在自序中说,该书的“中心点,就是神对地方教会的 旨意。”今天请允许我这“后在基督里”的小肢体存着谦卑、敬畏的心来慎思明辨。在我看 来,倪弟兄1938年2月15日写的自序,说出了他偏差的基本原因。我们长辈的弟兄不恰当地把 “榜样”放在比命令更高的地位。他写道,“在许多时候,不只榜样与命令有同等的价值, 并且有的时候,榜样(特指使徒时代的‘一地一会’恩注)的价值竟然超过命令……。”他 明显地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:命令是无条件的,榜样是有条件的。例如,“你们要彼此相 爱”是无条件的,但马利亚用香膏抹主的榜样是有条件的。今天你不可能再拿香膏抹主,但 我们能靠主学习马利亚完全爱主的心。使徒时代,直到约翰写启示录,的确是“一地一会” 的,像当时哥林多教会虽有“嫉妒分争”,但未曾分裂成二个或二个以上的聚会,然而尤其 在更正教会开始发展起来之后,近几百年来,宗派越来越多。记得在1950年倪弟兄曾说过, 当时世界上已有6,000个宗派,其中规模较大的有1,500个。在此条件下(像洛杉矶如今有700 多个礼拜堂),我们不可能“统一”或团结这许多宗派,更不可能里外都合一。我们惟一能(靠 主)行的是学习使徒所吩咐的:竭力保守圣灵里的合一,亦即在基督里,和别的圣徒没有间 隔。一切敬畏神的人中间,应当毫无间隔。若硬要推行一地一会,就必然落到像聚会处那样 惟我独尊、立自己为惟一正统的、所谓“站在地方立场上”的教会。新约圣经里从来没有提 到“立场”或“教会的立场”。主亲口说,“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;阴间的权柄, 不能胜过它”(太16:18)。这磐石就是天父所启示的基督、永生神的儿子,此外并没有什么立 场。以前(不少人至今还在坚持)我们自称为弟兄相爱、主没有责备的非拉铁非教会(启3章), 其他信徒团体则都被定罪为宗派,或者看作推雅推喇、撒狄、老底嘉(包括倪弟兄在内的一些 解经家认为,当时的亚细亚七个教会中,只有后面四个教会一直存在到主第二次降临)。其实, 亚细亚七个教会都有得胜者。

  这种狂妄几乎否定了使徒之后教会近二千年的历史。神阻挡骄傲的人!“骄傲在败坏[或 作“毁灭”]以先,狂心在跌倒之前”(箴16:18)。不少圣徒认为此种骄傲和优越感,是聚会 处在大陆肃反运动中受到更沉重的打击和拆毁的最根本原因,也是海外聚会处所以衰落的根 本原因。其流毒在许多人(包括本人在内)身上根深蒂固。求主怜悯!难怪今日“地方教会” 比宗派更宗派,其中有一分支由于错误地强调所谓代表的权柄,已成了“独立王国”了。

  两年前,我在美国中西部传道时,一位在克利夫兰市(Cleveland)的老弟兄悲叹地告诉我: 当初聚会处主要老同工李弟兄去该城开工,有当地基督徒团体请他讲道,他不去,说:“你 们不是教会。”而当时跟随此同工走“地方教会”道路的人只有五、六位。李说,“这几个 人才是当地的教会。”于是弟兄们说:“李弟兄这一小群没有来到这里以前,这里就没有教 会了吗?!”可悲!直到如今还有不少人抱这种错误的认识。

  我想倪弟兄所倡导的“地方教会”,惟独在今天福音刚传到、尚无宗派的地区,可以参考 实施,但总不要只注重在外面的“一”,更要注重在里面的“一”。[《工作的再思》一书除了 “一地一会”的错谬之外,仍有一些可作参考的内容,但要慎思明辨,采纳、效法不要过于 圣经所记(林前4:6)。]

  在大陆肃反、试炼的火烧起来以前,我以为作为基督徒聚会处(或叫聚会处,地方教会, 奉主名聚会,小群以及蜕化成某会等)的一员有福了。我们是非拉铁非,都不会经过大灾难 (启3:10),是教会的正统,是没有责备的教会。我以为加入“公会”(即其他基督徒团体)的 信徒吃亏了。但试炼的火一烧起来,就发现“亚细亚七个教会”都有得胜者(试炼中发光的)。 在一个信仰比较纯正的基督徒团体中聚会、敬拜、服事当然更好;但一个信徒属灵生命的长 进,并不重在外面的种种,而是看我们的心是否真正爱主(太15:9),在乎真正地住在主里面 (约一2:28)。甚至在我们看来,过去由于聚会处骄傲自大、惟我独尊、“个人崇拜”等,在 试炼中倒塌得更惨(雅4:6)。

  愿主怜悯、光照、拯救我们!

--俞崇恩